朋友有抑郁症常胡思乱想,但不承认自己有病,拒绝吃药该怎么办?
胡思乱想可不是抑郁症的表现哦。事实上,我也有过类似经历,一名抑郁症的患者,大多时候思维是比较迟缓的,不会想太多。当然,如果你所说的“胡思乱想”是指对于死亡或是绝望的想法,那就另一说了。

其次,如果你的朋友真的有些抑郁表现,那也不要轻易就说他是抑郁症。抑郁≠抑郁症。“抑郁症”这个结论也不是非专业人士就能下的。如果你的朋友的表现,在一个很长的时间段内一直都有情绪低落、悲观厌世的表现,可以建议他去看医生或是找心理咨询师聊一下,决不能随便就找药给他吃。

对于轻度抑郁症,我也不太建议直接把他定义为“抑郁症”,可以按照相关的方法来处理,但是这个“标签”不要随便就给他贴上。

讲一个我在别处看到的,心理学大师米纽庆曾讲过这么一个案例:

有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一个公寓里住了二十五年。有一天,她发现家里失窃了,就找了一家搬家公司搬家。
可是搬家后,她总觉得那些搬东西的工人试图监控她。他们故意把贵重的东西放错地方、弄丢,还在她新家的家具上留下邪恶的标记——密码(其实那是搬家公司给家具做的标记)。当她外出时,人们就跟踪她,并且相互发暗号。
她去看了精神科医生,精神科医生觉得她精神有问题,出现妄想了,于是给她配了些药。
但她不想吃这些药,觉得这些医生故意用这些药来害她。于是,她找到了另一个心理咨询师。这个咨询师倒是没提精神问题的事,只是跟她解释说:
“你现在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你失去了原先的壳——你以前的家,熟悉的物件和熟悉的街区和邻居。现在,你就像脱壳的甲壳类动物一样很容易受伤。只有当长出新壳来,才会好转。”
咨询师跟她讨论怎么缩短长出新壳所要花费的时间。她们一起想了很多办法,比如:
把新房子装饰得跟原来的公寓相似;让她的生活变得更规律些。咨询师还建议她,不应该期望两个星期内就能在新的地方交到朋友,这不符合新壳的生长规律。
她应当去拜访老朋友。但为了不给朋友和家人造成负担,她应该不要叙述她疑神疑鬼的经历。如果有人打听,就说这些只是糊涂且容易害怕的老年人问题。
当然精神科医生做出诊断有他的依据,有些情况下,精神分裂症也确实需要吃药。可是,在这个老太太的案例中,心理咨询师那个“新壳”的比喻,反而更有助于帮助她走出当前的情绪困境。

抑郁的发生往往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关键转折期——毕业找工作、孕妇产后、事业的剧变、离开了熟悉的城市等等。生命中这些的转折期,对我们的人生影响很大,但是我们自己却在这个过程中“卡住了”,无法适应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职场,却又找不到出路,于是才会产生抑郁。

陷入心理困境的人们,需要的不是一个类似“妄想”“抑郁症”这样的标签,而是希望和出路。心理学大师米纽庆的这个案例中,咨询师用了“换壳”这样的隐喻,帮助老太太找到了这样的出路。

当然,如果是重度抑郁,那么他可能就会很少再出门见别人了吧。这样的话,还是要尽快去医院看一下,该吃药就吃药,该咨询就咨询。

正常情况下,作为朋友,请帮助他找到他的希望和出路!

您的朋友有抑郁症,是经过了医院的诊断吗?在医院确诊之后不服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病情对吗?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抑郁症的一些症状:

抑郁症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是一种心境障碍的症状。患者表现出的心情低落与其现实处境不相符,比如本身生活优渥,却总是担心受冻挨饿;本身学历外貌都不错却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优势。

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能会有自杀企图或行为,有自伤的倾向,这是抑郁症程度判断的主要临床表现。

有的严重抑郁的症状甚至发生木僵(突发的身体僵硬,无法移动);部分患者有明显的焦虑和运动性激越(非现实原因引起的,突发性且无法摆脱);严重者可能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你可以就以上进行判断,需要考虑他本人是否已经到达没有自知力的状态(到底是不愿承认,还是没有自知力),是否伴随着妄想和幻听。

如果自知力缺失,那么自我求助意识就会缺失,不认为自己有病,也不认为需要服药,想要配合就变得很困难。如果这个时候还伴随着自伤和自杀的倾向,要和他的主治进行判断是否需要入院进行治疗。

自知力良好,只是不愿意承认的情况下,对于这个病症越了解,就越能够科学对待,服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当下的思绪过多,负性情绪增加的状况,这样更有助于进行一些认知的调节。

简单的来说,就是服药思维放松后,他可以更冷静地对一些干预(可以是朋友家人,也可以是专业的心理咨询)进行分析和吸收,但如果没有药物缓解生理症状,那么负性思维就会一直增加,焦虑过强,情绪低落,很多的干预工作就会受阻。

对于确诊的抑郁症患者,因为本身压抑过多,病程变化较大,关键是要遵医嘱,配合主治进行前期治疗,再来进行家庭和朋友等社会支持的良性干预。

切勿讳疾忌医,以免担误病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