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信用卡,网贷十多万,每天都睡不着,怎么办?

2007年下半年我还是医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有一段时间左侧腹股沟部位时不时会有坠胀感,严重时还会有隐隐的拉扯感,站久了或走路多了就愈发明显,一摸发现左侧阴囊部位有一团团蚯蚓状的东西。那会的医学知识还刚刚入门,基本是个无知小白,日日想夜夜想焦虑的不要不要的以致于觉得自己是不是长了什么瘤子,当时的状态像极了门诊遇到的不少患者以及宝爸宝妈。老是焦虑恐惧也不行额,终于一个人怯怯的去了学校大学城负一楼的诊所,记得是个女医生有些尬,大概问了下病史并触诊了下,然后说睾丸发炎了得打点消炎针。生平还没打过吊瓶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打了两天花了一百四十大洋,十余天的生活费啊,问题是也没觉得有啥效果。过了半个月发觉症状加重了,于是去了校门口附属医院的泌尿外科,一个副主任医师看了一眼触诊了下说这是精索静脉曲张,得手术,天呐,听到这犹如晴天霹雳,然后没细问吓跑了。过了两天又换了个同科室的医生看,还是说要手术,这次问了下具体住几天院花多少费用,当天跟家里人汇报了下,第二天老哥就把手术费用打过来了。确诊了这个病自己就在网上搜搜搜,发现并没有说一定要手术额,于是决定去市中心的一家医院再看下,这次医生还是说建议手术,不然以后会不孕不育,毕竟是了解过了,听多了手术这个词已经有些无感了。后来渐渐发现不去想它大多数时候是觉察不到这个问题的,所以就决定先不去手术,等等再说。寒假的时候回老家一下火车就去了我们当地最好的医院,挂了一个主任号,听到我的就诊经历,主任就问那你没问他们为啥要手术额?手术有啥指征呢?你有没有达到必须要手术的程度呢?我支支吾吾……小伙子,现在又没结婚,安心学习,不要有思想负担,现在并没有到必须要手术的地步,有问题复诊就是了。看了这么多医生我是信了这个主任,并不是说医术多高,水平多高,而是他确实给我解除了我多年的困惑,一语中的。从那之后我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就再没因为这个问题去看过医生。开心的是大概从2010年左右我就再也没有坠胀感拉扯感,即使爬再高的山走再多的路也不会,尽管摸上去还是有一些蚯蚓状的团块,慢慢的我几乎要把这个问题遗忘了忽略了。2015年我结婚了,备孕半年还是没动静,媳妇和我都有点着急了,难道真的影响到怀孕要不孕不育了麽?!当时趁着刚好在泌尿外科做住陪医生,就做了两次精液分析,报告显示精子活力数量都挺好,又四个月还是没动静,就在我最沮丧最无奈想着直接去手术的时候,媳妇怀孕了,真是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彻底的把这个问题放下了。这次求医经历告诉我:身体出问题了要及时看医生,思想负担可能比疾病本身带来的问题更大,信不过这个医生就看另外的,不着急处理的问题多听几个人的意见再决定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才是行医的真谛。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Edward Trudeau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