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5 日天津一隔离观察女童 7 次核酸检测阴性后终被确诊,具体情况如何?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谢邀。官方公示见这里:天津新增一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本土第144例确诊病例之女,此前一直在隔离观察中_防控动态_天津市卫生健康委员会​wsjk.tj.gov.cn重点已经帮各位划好了:个人推测吧,本土147号病例(杨某某)可能11月20日以前就被感染了,只不过病毒载量低,所以无症状,或者症状极轻微且病程进展极慢,再加上核酸检测灵敏度感人,于是迟迟没法检出。以上推测的主要证据是天津市卫健委疾控处韩处长11月20日在《新闻1+1》当中提到的一句话:该病例所在幼儿园检出了环境表面阳性样本。别看只是短短一句,其实背后很有信息量,请看:首先,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托幼机构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技术方案(更新版)》,家长接送不入园——那么幼儿园内的环境阳性样本来源就不可能是接送本土147号病例的爷爷奶奶,而只可能是可以在园内活动的人员。而园内人员当中已知唯一有密接史的正是本土147号自己;然后,还是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托幼机构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技术方案(更新版)》,本土147号在园内有可能触及的地方(活动室、睡眠室、音乐室、洗手间、门把手、水龙头、楼梯扶手、床围栏、玩具、毛巾等)都会进行每日消毒——所以有理由相信,11月20日检出的阳性样本应该是上一次消杀之后新鲜沾染的。综上可知,本土147号可能在11月19日或者20日就已经在排毒。当然了,以上推论算不上实锤。其他理论,比如张主任最爱的那套“机械性的、沾染的传播”假说也勉强可以解释现象。但是吧,11月下旬的天津,特别是幼儿园室内,温度毕竟比冷链强多了,又有《托幼机构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技术方案(更新版)》规定死了的消毒流程托底,所以老夫觉得,所谓的机械性沾染传播,难度终究要比感染者排毒传播要高不少。下面咱再掰手指算算,如果本土147号早在11月20日以前就开始排毒的话,那么相应感染链是什么造型呢?现在已知——↑瞰海轩相关病例的简单时间线,其中本土3号无症状感染者就是现在的本土146号确诊病例(王某某)11月9日,本土146号病例(王某某)和本土141号病例于瞰海轩九号楼电梯发生密接;11月12日,本土141号病例(申某)出现症状;11月17日,本土144号病例(杨某)出现症状。以上三例表现出了典型的代际间隔特征。(当然了,张主任对以上病例的解读仍然是“机械性的、沾染的传播”。她的说法才是终局性的官方解释,老公的说法只是围观群众无责任瞎猜。各位请明鉴)总之,如果继续沿着老夫的思路走下去,本土第147号病例她既有可能和本土第144号病例(她爹)是同一代,都在11月12日前后被本土第141号病例感染;也有可能是她爹(以及爷爷奶奶)的下一代,在11月16日前后被家庭感染。不管哪种可能性,都足以解释她在11月20日左右排毒的现象。最后咱再看看以上假说符不符合检测结果吧。不知道天津用的哪种抗体检测产品,这里姑且用雅培Architect来做参考: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590643/#!po=27.142915-21天期间,IgM和IgG的灵敏度双双超过90%,刚刚好……hmm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